择天记小说网

第二百八十八章 战争买卖第

从诺曼登陆起,能够阻挡华夏军的,就只有欧罗巴那糟糕透顶的道路系统了。

    虽然罗马帝国时代,欧罗巴修了大量的道路,可是经过蛮族入侵,那些道路也随同罗马帝国的辉煌一起衰败下去。

    岳云眯着眼睛,看着这狗屎一样的道路,摇了摇头:“还是那句话,这鸟地方,真是一片破烂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!”

    “团正这话说得可就不对了,这地方没有别的,至少还有不少人口。啧啧,据说前些年大瘟疫死了近一半人,可还是给我们逮着不少了。”在他傍边,他的副手刘淮知道。

    刘淮之父祖辈亦是西军宿将,与岳云一般,都算是华夏军中生代的佼佼者,其父刘锜曾经叹息说,如果刘淮能早十余年出生追随周铨,那么现在都可以当到军帅一级的高官了。毕竟官职有限,在岳飞那一代二十多岁的军帅不少见,可到了岳云这一代,三十岁左右能干到团正已经是升职快的了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干脆就是主动来投的……也是,此地贫困,百姓食不裹腹衣不御寒,治事者不知恤民,又有正神教在此横征暴敛,民心思变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战俘营里擒住的战俘有足够的食物,而且有伤、有病还能得到治疗,这样的待遇让不少欧罗巴农奴弃地来投,宁可当俘虏换个地方作农奴,也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,过完全没有希望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!”

    岳云与刘淮正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,卫兵突然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就见一个穿着盔甲的骑士,带着十几个侍从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侍从当中有一人岳云和刘淮认识,是英国人,他恭恭敬敬学着华夏人向岳云和刘淮拱手,然后对那穿着盔甲的骑士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那骑士立刻在侍从地掺扶下下了马,然后推起面甲,向岳云行了一个弯腰礼,嘴叽哩咕噜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英国人是翻译,将他的话译成了华夏语,无非就是一些恭维的话,但是不得不说,蒙昧之中的欧罗巴人,连恭维人都显得水平极低,文辞枯燥,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子爵想要得到确认,华夏帝国确实愿意支持他恢复自己的合法财产吗?”那英国人倒是知道华夏军这边的习惯的,废话说完后,立刻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的,这些都是我们对他支持的证明。”岳云懒得说话,旁边的刘淮笑嘻嘻地指了指身前的油纸包。

    油纸包包的全是枪炮,这些是华夏军近来的缴获,这些破铜烂铁对华夏军来说,连回炉炼钢都嫌,更别提用来打仗了。

    于是经过岳飞的同意,华夏军开展一项新业务,将这些破铜烂铁给那些失势的贵族,鼓动他们武装起来,反对腓特烈与完颜亮。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需要为华夏帝国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那位子爵虽然粗鲁,可是不傻,当然知道没有白吃的午餐。

    “第一你必须对腓特烈宣战,第二你可以用俘虏向我们换取更多的枪炮。”刘淮嘿嘿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这声音里可是有些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让欧罗巴人自相残杀,华夏负责为他们提供自相残杀的武器,他们用金银或者人口来换。第一轮自相残杀之后,胜者当然希望拥有更大的优势,而败者则希望扳回劣势,必然都会来讨好华夏,希望华夏再向他们提供更多的武器。

    将军火和战争贩卖到这些喜欢到处捣事的国度,周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。他希望通过挑动欧罗巴的战争、掠夺欧罗巴的人口这双管齐下的方式,用个三五十年,将这异族文明彻底打入沉沦之境。

    正如在周铨原本所在的那个历史中,欧罗巴人对非洲、美洲的原著民做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,腓特烈与魔鬼联手,原本就是我们的敌人!”那名子爵看到这近百件枪炮,已经兴奋得满脸红光,手舞足蹈地说道。

    百件枪炮不多,但足以武装子爵和他的手下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位子爵和他的侍从们屁颠屁颠地扛着破铜烂铁离开,岳云和刘淮都露出哂笑之色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然是打败不了腓特烈的,但他们足以给腓特烈造成巨大的麻烦,破坏掉腓特烈的战略安排。

    德意志国王、神圣罗马帝国皇帝、红胡子腓特烈每天都能收到数以十计的坏消息,不过他依然能够大口吃肉大碗喝酒——肉是自己这边的,酒是从金国买来的,金国只学到了华夏的一星半点技术,可已经足以向欧罗巴倾销许多奢侈品和嗜好品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们必须想想办法!”

    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完全没有腓特烈这么轻松,在腓特烈模仿金国,强化中央集权,在德意志强行推行郡县制度后,奥地利公爵就只成了一个爵位,却没有了实际封地,所以利奥波德的荣华富贵,完全被绑在德意志也就是神圣罗马帝国身上。他实际上是相当于一位宰相,这个权力虽然不能世袭,可也算是美差了。

    至少如果华夏统治了欧罗巴,利奥波德是不要再想有此权力。

    “放心,华夏人只来了三万,我们的英国盟友早就说了,他们的人不多,根本不可能统治整个欧罗巴,我们现在需要的,就是让他们控制更多的地方,然后分散他们的兵力,而我们则和我们的盟友一起握紧拳头,给他们沉重一击。”

    腓特烈是此时欧罗巴最杰出的军事将领之一,他一边抓着鹰嘴豆吃,一边回应着利奥波德的话。

    如果按过去某些人的习惯,他抓了豆子和肉的手沾满了油,还会放在桌下给狗舔干净,然后再去抓别的菜——休要以为中世纪之时欧罗巴的国王们能有什么礼仪、文明,此时的欧罗巴几乎就是一片蒙昧,文艺复兴的曙光还得有三百年才会出现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是那位金国皇帝的建议吗?”利奥波德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,这是我看了金国翻译过来的华夏人的军事书籍而想出来的。”腓特烈略有些得意地说道:“要想打败敌人,就必须了解敌人,那里面就有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完颜亮带领金国西征,在某种程度上做了周铨想做而没有做到的事情,他用火绳枪和大炮,把华夏文化带到了欧洲。这其中,既包括孔孟之道,也包括孙子兵法。

    “可是陛下,我同样也看了他们的军事书籍,里面有一句推测敌人要从最强大的角度去推测。华夏帝国的皇帝,他能够打败强大的金国,理应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……”

    利奥波德的话还没有结束,外头突然砰的一声,当当的铠甲声响起,然后是一名骑士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金国传来的消息……他们的首都君士坦丁堡被华夏人攻下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他们不是说,从大食到君士坦丁已经成了死亡之地吗?”

    腓特烈骇然变色,因为这就意味着,金国可能无法为他提供援助!

    攻下君士坦丁的是杨再兴。

    周铨命令岳飞为总帅进行远征,当然不会不考虑金国,原本周铨只是令杨再兴在东面给金国施加压力,迫使金国不能全力支援西面,结果杨再兴却将辅攻打成了主攻,派出一支纯粹骑兵部队,乘着夏季,花了半年时间绕过里海、黑海,进入金国,而且直取金国的东都君士坦丁,夺取了这一战略咽喉!

    这一次远征虽然绕的道路远了些,可是避开了完颜亮西遁时在大食、波斯造成的瘟疫无人区,而且出其不意,因此虽然动员的兵力不多,才三千余人,却仍然达到了杨再兴的目的!

    当然,他也面临着金国的疯狂反扑,这三千人要想守住君士坦丁城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问清楚这一点后,腓特烈稍稍心安,可是紧接着第二个坏消息传来:直布罗陀、休达被华夏军炮击后占领,华夏军打开了地中海的门户,凭借其海军的优势,整个地中海都将成为华夏军自由往来的海域。

    这同样会给金国巨大的压力,金国的中都就放在地中海边上的雅典,其重要的工业中心所在地亚平宁半岛,也在华夏海军的火炮威胁之下。

    “直布罗陀不是号称不可破的要塞吗,金国在那里放了五百门火炮,怎么也会失守?”腓特烈难以理解,在他看来,五百门火炮组成的防御阵地,完全是坚不可摧、难以攻破的,但是金国人在那里只守了十二天,就将这关键门户拱手让给了华夏军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最后的坏消息,与之相伴的是,金国占领的地方,那些旧贵族纷纷反抗或者宣布中立,连带着德意志内部,那些不服腓特烈的铁腕手段的贵族们,也开始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腓特烈明白,这是华夏人给了这些家伙信心。

    他的诱敌深入、坚壁清野战略完全破产,因为华夏军只在硬仗时才会亲自出征,更多的时候,还是挑动欧罗巴的旧贵族们反抗金国与德意志。

    腓特烈也尝试想要扫荡这些反抗贵族,可是派出去的兵力少了,难以达到效果,派出去的兵力多了,往往就会面对华夏军的精锐部队。接二连三下来,他能够直接控制的地盘与人口越来越少,而叛乱的贵族则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这些叛乱贵族也并非铁板一块,相互之间同样斗得头破血流,他的德意志王国恐怕就要被打回原形,重新陷入四分五裂之中。

    除了与华夏军进行一场决战,他再无别的选择
<span font-size:25.3333px;background-color:#e9faff;"="" style="color: rgb(85, 85, 85);"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