择天记小说网

第二百八十五章 劝进

洛阳令府中今天有一场欢宴,这场宴会原本早就该开端了,可是由于军务忽然忙了起来,所以才推迟到今天。 文维申早就到了,他默不作声,听着周围的交头接耳。 眼看开席的时刻将至,可是这场宴会的主宾周铨却还没有到。 “当真是架子大啊,这么多人,哪个不是他的长辈,哪个不比他年长,却让大伙都在这等!” “仅仅让大伙等倒还算了,没有让咱们吃西北风就算好了,你们少说几句,若真开罪了他,被弄到大牢里也便是转瞬的工作。”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在这样的宴会上,和文维申凑在一起的,当然是保守派,从他们口里,想听到周铨一两句好话是很困难的。 其实周铨尽管来得晚些,却也不曾超越时刻,在预订时刻前五分钟,他便来到了宴会现场。 一时之间,起立者甚众,唯一文维申这边世人,都安坐不动。 周铨向起立者拱手行礼,通过文维申这一桌时,却是视若无睹。文维申身边一人不由得道:“济王欲取全国,当先取人心,为何不知尊老敬贤?” 周铨停步侧脸,看着他道:“老则有之,贤则未必。老者未必即贤,亦有老而不死为贼者,不要误解,我不是说你,而是说你们全桌,你们这一桌, 满是些老贼。” 此语一出,原本热热闹闹宴席之上,登时静了下来。 这宴会还没有开端,就一触即发至此! 文维申也惊诧昂首,尽管他清楚宴无好宴,却不曾想,宴未开端,抵触就暴发了。 “很古怪是不是,你们大约觉得,以我此刻的身份位置,少不得要扮一下礼贤下士,即便你们得罪我一些,也不会有什么丢失,相反,还可以给自己 赚些名声?”周铨目光冷冷一扫:“换作以往,你们这样想却是无差,但今天不同,我心境欠好。” 世人登时无语。 谁知道你今天心境欠好,并且,就算是心境欠好,以你枭雄实质,也该克制住,持续展示不耻下问的风仪吧? “你……你为何口出恶言?”这种景象之下,文维申身边又一人道。 横竖都是破了脸,那就辩个理解! “我哪里说错了么,你们这几位,肩不能挑手不能提,文章文章不成,学识学识不行,当官持禄……你们除了活得长一些外,便是糟蹋粮食。明 明利国利民之举,只需不是你们一党提出的,你们就要对立。难道说你们不知道铁路是好的么,难道说你们不知道大宋现已到了非变不行的时分么?你们 都知道,但你们从不就事论事,只会党同伐异。你们口口声声读了圣贤书,却不通圣贤真意,只知字斟句酌生搬硬套……” 周铨一番话如滚雷般,将文维申等批得遍体鳞伤面色苍白。尽管有人觉得周铨这样做的确失了些面子,可也有人心底暗暗称快,特别是那些对文维申 等以清流自诩却不办实事的,更是脸露笑脸。 周铨这番骂,让文维申也坐不住了。 “今天之宴,原本非我等所愿,是你所请,咱们不得不来……难道说你请咱们来,便是为了口出恶言么?”文维申站直沉声道。 “没错,我召你们来,便是想要在公开场合之下骂你们一顿,出出我心中之气。”周铨爽快地说道。 这近乎孩子气的言语,真实不象是周铨应该说出来的,但偏偏便是这样的言语,让这些老无赖们无言与对。 “哼!”除了哼一声脱离之外,文维申没有其他挑选了。 望着他的背影,周铨目光轻轻闪烁,嘴角浮起了一丝笑意。 这是一次操之过急,尽管周铨早就想要痛骂这群老贼一顿了,可是今天他发生,并且是自己亲身出手,为的便是惊扰文维申。 想来文维申应该知道,留给他们的时刻不多了,他会赶紧他们的方案,到那时,他的同党就会曝露得更多了。 文维申出了洛阳令府门,一路上看他们的目光都是戏谑,也偶有怜惜,可是没有一人作声相劝,更没有谁跟着他们这一桌人脱离。 人心向背,居然至此。 文维申心中悲惨,尽管这有周铨威势所逼的原因在里面,可是,相同也是人心向背。 他们这些大宋的孤臣孽子……现已是少量派了。 “呸,都是些不忠不义没有良知的东西!”在他身边,刚才出言激怒周铨的那位愤愤地道:“大宋养士百五十年,可是他们就这样,大宋还没有亡 呢,就现已刻不容缓地要去奉迎新主子了!” “也不想想,新主子要他们么?人家有自己的公廨选举法,不读他的那些所谓实学,底子不行能考中,就算考中,也得从词讼小吏做起——这算什 么,难道连堂堂三榜,也要去衙门里当个任人使唤的小吏?” 其实这二老也理解,洛阳的官员文人去奉迎周铨也是天经地义的工作。周铨尽管绝了科举宦途,但在这一起,他的准则之下,又行的是高薪养廉之 策。他委任的官员数量,只相当于大宋官员数量的三分之一左右,可每个官员的收入,比起大宋同级其他官员收入,要高出三至十倍! 要知道,大宋原本现已算是对官员们够厚遇了,不然也不会由于冗官冗员给大宋财务带来沉重压力,逼得王安石不得不变法。 仅仅理解归理解,他们心里仍是不愤,因而骂个不断,不敢直接骂周铨,就骂那些巴结周铨的人。 两个人不断地咒着,文维申心中极是烦躁,不由得喝道:“住口!” 见他发怒,这些人才闭上了嘴。 “就到这儿,大伙散了吧。”文维申见现已到了大门前,他回过头来,目光严寒:“都忍着点,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,别生事,静以待变!” 世人面面相觑,然后苦笑,全国都这种景象了,还能变什么变? 打发走这些人,文维申回到宅中,顷刻之后,他家门前摆出了几盆花。 这边花一摆出来,文府对面茶室、杂铺里,便有闲人脱离。 比及夜里,文维申从地下暗道中来到了近邻,韩膺胄等人也现已到了,唯有杨时人未赶来。 杨时去了京城,若是这边发起,京城那里也需求有一个足以镇场的人物。 “今天之事,诸位想来都有所耳闻了。”文维申等世人坐定之后,冷声说道:“这是正告,周铨就要对咱们下手了!” 世人纷繁允许,皆是认可文维申之言。 “不过也好,蜀地那儿,预备得也差不多了,想来就在这几天,会有好消息传来!”文维申提到这,看向韩膺胄:“韩世兄,你有没有那儿的消 息?” 韩膺胄有些犹疑,过了会儿才道:“宋行风为人慎重,一直没有给我准信。” “不能等他给了,连夜派人给他送信……就说若他不发起,那么咱们为求自保,就只能出首了。”文维申恶狠狠地道。 宋行风与他们勾通之事,做得极为隐秘,就连周铨的情报系统都被瞒住了。可是,宋行风有变节之心,可真要做到那一步,仍是有些犹疑的。 周铨积威太久,让他有些畏缩不前。 这种景象下,文维申只能拼着你死我活,拿出首来要挟他。 韩膺胄听得此语,身体轻轻抖了抖,然后才道:“这样……真适宜么?” “有什么不适宜的!”文维申决然道,他站动身,面色涨得通红:“宋行风与周铨不过是一路货色,你们还真将他当成大宋忠臣么?只不过彼辈手法 不如周铨,咱们借他这柄刀杀了周铨,接下来,天然便是要抵挡他!” 在他们看来,这些武人都是潜在的纂位者,理所应当被限制,哪怕宋行风是他们的盟友,也不能破例。 韩膺胄还在犹疑,文维申现已不能忍了:“将手帕诏送去,宋行风得此诏之后,必然会发难!” 其他二人也都赞同了文维申的判别,他们都有些等不及了。 韩膺胄不得不赞同此事,所以一封信和手帕诏都预备好了,可是接下来问题来了。 “谁送去,此物事关重大,交给任何旁人,只需其人生出猎奇之心,一窥其间内容,少不得要去告发……咱们几人又都不能脱离,派谁去适宜?” “我自有人选,现在需求的仅仅韩公你的印记,可以取信于宋行风便可!”文维申道。 世人议定散去,文维申拿了手帕诏与印记、信件,回到了自己的屋中,他沉吟了会儿,令人将蔡瀛唤来。 此刻已是夜晚,蔡瀛都现已入眠,被文维申派来的人唤醒,仓促来到他的书房,只见灯光下的文维申,脸上有大片的暗影,相貌也不复往日慈详。 “寄父唤女儿来,不知是有何事?”蔡瀛问道。 “女儿,受为父一拜!”文维申站动身,向她深深一拜。 蔡瀛愣了愣,匆忙避开:“寄父,这是为何?” “周贼恐怕现已有所发觉,所以发难之事,刻不容缓,可是咱们寄予厚望的宋行风却犹疑不决。现在需求有一人,将这些送给他,助他下定决心…… 咱们几个白叟怕是无力去了,想来想去,唯有女儿你!” 蔡瀛浑身一颤,默然无语。 好一会儿之后,她凝神道:“我生父之仇,养父之恨,不能不报,我又如何能惜此残躯?寄父,要奴做什么,你只管叮咛便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