择天记小说网

第二百七十九章 香车系在谁家树(1)

    东京汴梁城此刻,正是极盛,富贵富庶,当世无双。

    京师晨晖门外景明坊有一条冷巷,俗称金钱巷,巷尾一端临着五丈河,河岸边垂柳依依,欲拂春水。

    “唉,公然是连毛都没长的小孩儿,连这点胆子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对对,李大娘这儿的姐儿们,一个个胸丰臀肥,能让你心里烧起火来,那肤色姿容,象你这样的小毛孩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被激的少年郎,才不过十五六岁,正是气盛激动的年岁。本来有些踌躇的,现在一咬牙,哼了声:“我周铨是堂堂男子汉,可不是鸟上没毛的小孩儿!”

    那老杨柳的一根分枝,弯弯曲曲,悬于五丈河之上,却正好伸到一扇窗前。少年郎周铨动作灵敏,很快就爬取那分枝之上,伸脸便向窗缝望去。

    周铨心中一喜,凝思相望,只见一个大浴桶中,几朵花瓣飘于其上,香波微荡,玉影含糊,含糊看到一个身形,正要从浴桶中动身。

    此刻底下的几个汉子,见他看得如此,彼此望了望:“难道真给他看到了?”

    周铨看到浴桶里,那含糊的身影,总算变得明晰,他眼睛顿得溜圆,只觉得自己心里有一团火在烧。

    周铨被自己看到的惊到了,身体在树上一个趔趄,幸亏那爬上来的黑脸汉子将将赶到,扶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他们正窃视的窗子开了,然后窗子里传来一声尖叫。

    那汉子怪叫一声,窃视娘儿们洗澡,不被抓到是风流雅事,但被抓到,那可便是伤风败俗,到官府里少不得要挨上些脊棍!

    “糟糕!”

    那些本来一脸笑着看热烈的汉子们,登时慌了四肢,跳水的跳水,招待船舶的招待船舶。

    五丈河首要源流引自黄河,河水中的泥沙含量极大。周铨沉入水中,张口便灌,两口黄汤下肚,整个人就没了感觉。

    救他的是个大汉,现在春寒未尽的气候里,仍然光着肩膀,显露一身白肉。他是自一艘漕船上跳入水中的,将周铨拖上岸后,咧开嘴一笑:“算这小子走运,今天里俺来东京公干,救得他一条性命!”

    见有周铨的伴当上前来,大汉便将周铨交给他们,在周围人的恭维中,他沾沾自喜,又跳入水中,直接游上了漕船。

    这堆人手中拿着木棒、火棍,清楚是来抓窃视的小泼皮的!

    这一路狂奔,从景明坊跑到了广福坊,直到逃到新城,整个进程傍边,周铨却都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“若是我家孩儿有个三长两短,你们也休要活了!”

    然后左眼闭上,持续睡。只不过外边真实太吵了,一个女子尖声叫骂,让屋里人真实无法安息,所以他又张开一只眼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咳咳咳!”

    “大郎,大郎,你醒了?”巨大女子冲到床边上,一把将人揽住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自己现在在哪儿,这个抱着自己抹眼泪的巨大女子,又是谁?

    “对……对不住,这是怎样回事,你们是谁?”刚醒的人摇了摇头,承认自己不是在梦中,略有些犹豫地问道。

    字正腔圆的普通话,但与屋里其他人的口音可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铨小郎不过是淹了回水,咋就不会说人话了呢?”

    黑脸汉子的动静大,满屋子人都安静下来,过了会儿,有人允许:“是失魂症!”

    “这病……可不是玩儿的,若是铨小郎君从此傻了,周大娘可要遭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杀千刀的敢说我儿得了失魂症?”她一边咆哮,顺手就抄起一根门闩,劈头盖脑向那黑脸汉子打去。

    将闲杂人等都打出去之后,巨大女子又是愁眉苦脸,将周铨抱住:“我的儿啊……你这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巨大妇人发了会儿愁,仔仔细细将周铨又打量了一遍,周铨呆呆地望着她,模糊间,似乎看到了另一世里,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此刻周铨,对自己的境况,已有所明晰。

    见周铨呆呆望着自己,巨大妇人心里,其实信任了多半,看来自家孩儿,是真得了失魂症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不便是说话不妥当么,太上保佑,我就当自己儿子重新学一遍说话便是!”她在心中暗想。

    合理巨大妇人下了决计,要重新教儿子学说话时,突然间,外头传来砰砰的动静。

    矮壮小子背面,一个头上簪花、面上抹粉的女子,一扭一扭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巨大妇人眉头皱了皱,有些不快,又有些忧虑:“原来是三姑,李三姑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这李三姑一句话,就让巨大妇人吓一跳。

    不等她反响过来,李三姑手一抖,一张符纸就出现在她掌中,抖着符纸喃喃念了好一会儿,然后她的白眼往上一方,整个人颤抖起来。

<span font-size:25.3333px;background-color:#e9faff;"="" style="font-family: &quot;sans serif&quot;, tahoma, verdana, helvetica; font-size: 17.1429px; color: rgb(85, 85, 85);">    “水鬼附体,是水鬼!”顷刻之后,李三姑尖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