择天记小说网

第二百七十八章 自古廷杖多美谈(一)

“钱公,满朝诸公,道邻唯与钱公友善,道邻遭此不幸,乃是对朝廷忠心耿耿而被奸邪所害。钱公,你要道邻做主,要将凶犯依法从事,还要让其暗地主使揪出啊……”
说起来简单,史夫人只差没有耀武扬威要他去将俞国振抓来史可法抵命了——钱谦益却是判别,这工作不是俞国振做的,俞国振要史可法的性命有无数种办法,刺杀史可法恰恰是最蠢最不或许的那种办法,何况还没当场杀死。
“这妇人何断定是俞国振所,仅仅因差役们听到的那句话么?”
听得此问,钱谦益心中一动,马上抬起头来:“着人去打听一下,史道邻出事之后,有哪些人到了史府探问,特别是见了史夫人。”
不一会儿,管家回来,钱、史两家向有来往,因而他从史家的管家口中得知,在史可法遇刺之后,第一个来探望的乃是史可法之弟可程。并且尔后数日之中,史可程日日在此,替史可法妻招待外客。
钱谦益不默然。
这几天他替史家招待外客却没有见钱谦益!
钱谦益又想到今天早朝后马士英与自己的密谈,心中不得甚苦恼。
“我知东林诸位尽皆正人,我马瑶草又岂是小人,我与诸位之争乃政见之争,非存亡之仇也。何况现在朝廷这容貌,做这等工作,除了廉价俞济民之外还有何益?我也问过阮公,阮公直言,他欲除史道邻必不用此下策。他也讶然,不知刺杀之事何人所。”
假如吴昌时还活着,此人却是能有这种手法,只不过在三年前,吴昌时便声名狼藉,跟着江北三镇的大军一同在俞国振的俘虏,其时他还甚倨傲,以俞国振不会杀他,成果被枪决于济南城中,其时此事使得名动一时的复社彻底溃散,再也没有了旧日气势。
周延儒。
他尽管无官无职隐居于宜兴老家,可是钱谦益却不信他甘愿就此蛰伏,这种工作,他却是做得出来。把水搅混了,让东林与阉党都收不了场,他便能够乘机起复。
“袁方,你怎么看?”想来想去,钱谦益越发觉得周延儒的或许性极大,便向自己的幕僚问道。
“哦?”钱谦益有些讶然:“快请他进来。”
不过其时因吴昌时、周钟、魏学濂三个死鬼将风头抢尽的原因,他并没有遭到重罚。在这两年多的时刻里,据闻他一直在跟着顾绛,现在却到了金陵来。
“牧斋公,良久不见,这一贯可是安好?”程先贞见到钱谦益,笑着行礼道。
“现已去过了,正是此而来。”程先贞肝火满面:“不料俞国振竟此丧尽天良之举,此前我以他乃不世而出的圣人现在才知,乃王莽、曹操之流耳!”
“正夫,你与顾炎武在一同,应当见过俞济民吧你觉得,他是能做出这等工作之人么?”
程先贞在史可法家里遭到的影响怕是不轻,钱谦益苦笑道:“老夫以未必是俞国振所,他要杀史道邻,好像不用如此手法……”
“牧斋公,你与俞国振有旧莫非意欲献皇帝以邀宠?”程先贞大怒,他才入座,登时跳将起来:“亦或你心中畏了俞国振,不敢与之敌,生怕自己成了下一个史道邻,故此各样俞国振开托?你是大明的尚书,仍是那华夏军略委员会的尚书?”
“吾虽老朽不才,却向以文宋瑞自期,正夫,你这样说,未免太小瞧吾了。”
钱谦益依然只需苦笑。
“俞国振沽名钓誉,不会这等工作发兵,朝廷此前就是错了,在军政两项上,朝廷彻底不是俞国振对手,便不该该在这两项上与俞国振相对,而应该在咱们拿手的当地。”
“办报!”程先贞毫不犹疑地道。
“牧斋公必定是忧虑办报不成吧?”
他对报纸的重视时刻很久了,自己也在和上宣布过诗文,张溥最初办报失利向他大吐苦水,其间几大问题,他都一览无余。
程先贞提到这,脸上轻轻显露自得,钱谦益登时理解,这隐秘只怕是他从顾炎武那儿偷师而来的。
“至于资金、途径,就是我来寻牧斋公的原因了。”程先贞盯紧了钱谦益:“只需朝廷乐意相助,这两者算得了什么?”